首页 > 随写 > 中国式众筹大爆炸

中国式众筹大爆炸

2016年7月9日

如果有一天你朋友突然去创业了,那他可能在做股权众筹。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不只是估值暴涨,还有投资攻势;有待厘清创新法律边界的众筹正在成为——继P2P去年大爆发之后,互联网金融领域里的又一大热点。

做P2P业务的线上平台贷帮网最新增加了一个股权众筹的子产品,其推出的第一个众筹项目很快完成了60万元的募资,较预计时间提前13天。

贷帮网尹飞把股权众筹通俗地比作“凑份子”,另一个段子则戏称其“寺庙里的和尚出门都不叫化缘,叫众筹了”。

是的,一大波众筹平台和众筹项目正迎面袭来。无论是设立担保制度,还是通过有限合伙制的壳规避法律风险,各种“中国式的创新”层出不穷。极速发展中,众筹平台中的另类之举也开始显现,比如有的众筹平台通过本平台进行自融,还有的平台单个众筹项目的融资金额高达1亿元。

不过,受制于中国现有法律规定,国内众筹模式在形式上很容易“踩”违法红线,面临诸如“非法集资和非法证券活动”等潜在法律风险。

游走在模糊法律边界地带的众筹,无论是实物众筹还是股权众筹均无明晰监管细则。但最新消息是中国证监会正在抓紧对众筹建章立制。

市场普遍认为的一个时间表是证监会5月之前完成调研并出具征求意见初稿,6月份正式公布股权众筹管理办法。

众筹袭来

几天前,贷帮网推出了股权众筹类的业务,第一单募集情况出乎意料的顺利。尽管贷帮网主要业务实际上是P2P。

贷帮网CEO尹飞并不讳言贷帮网本身就是众筹的产物。“2009年,我拉来几个对小额信贷感兴趣的朋友投资入股,一起创立了贷帮。有的投了几万,有的投了几十万,就这样凑份子把贷帮做起来了。”

其实,贷帮网从P2P业务延伸到股权众筹业务有着共同的用户群体。

众筹的概念源自国外“crowd funding”一词,泛指集中大众的资金、能力和渠道,为小企业、艺术家或个人进行某项活动等提供必要的资金援 助。众筹最初是艰难奋斗的艺术家们为创作筹措资金的一个手段,现已演变成初创企业和个人为自己的项目争取资金的一个渠道。广义上而言,P2P业务也被看作 是众筹中的一种,即债权众筹。而狭义上的众筹则通常分为商品众筹和股权众筹两类。

如果说2013年是P2P网贷最风光的一年,那么2014年互联网金融最火的领域便是众筹。众多业内外人士一致如此预期。像传统金融机构、股权交易所、互联网企业、科技园区等纷纷试水众筹领域。

互联网巨头们也对众筹垂涎三尺,如百度称要利用流量优势做中国最大的众筹平台。4月28日,百度金融新推“众筹”频道——试水众筹的电影产品!

其思路是,通过百度钱包作为基础服务,结合庞大的线上用户和流量,打造众筹产品,再和百度旗下的视频资源打通。

事实上,股权众筹的发展之快超出预期。2011年上线的天使汇成为国内首家股权众筹平台,主要为早期创业项目提供天使融资服务。截至2013年底,众筹平台数量已有16家。

中国式变种

眼下,各种创意咖啡厅、会员俱乐部为载体的众筹平台层出不穷,但它们与国外的原始版本变异巨大。

有别于商品众筹、债权众筹,股权众筹的专业门槛要求与投资风险更高。

一般而言,平台方会对项目的估值、信息披露、融资额等情况进行审核,只有通过审核的项目才能够开始筹资。股权众筹平台在国内已有多个先例,目前较为成熟的平台包括天使汇、原始会、大家股、好投网等,潜在的一批众筹网站也在酝酿之中,如云筹和天使客等。

不过,目前参与众筹的许多国内投资者并不具备专业的投资能力,也无法对项目的风险进行准确的评估,这是股权众筹发展面临的一大障碍。

目前,股权众筹平台从国外借鉴的一个最通用模式即合投机制,由天使投资人对某个项目进行领投,再由普通投资者进行跟投,领投人代表跟投人对项目进行投后管理,出席董事会,获得一定的利益分成。

与此同时,更多创新的模式开始出现,大家投推出的一个中间产品“投付宝”就做得颇为巧妙。如同支付宝解决电子商务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信任问题,大家 投推出了一个中间产品叫“投付宝”。简单而言,就是投资款托管,对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把投资款先打到由兴业银行托管的第三方账户,在公司正式注册验资的时 候再拨款进公司。而投资者凑满了融资额度以后,领投人以此为注册资金成立有限合伙企业,通过有限合伙企业来投资于众筹项目。

业内人士称,大家投此举巧妙的避开现有法规对股权众筹融资的限制,但大家投创始人李群林称,这种操作模式并不是专门为了规避监管风险而设置。

实际上,股权众筹面临潜在的法律风险包括《证券法》和《公司法》对公开发行证券的界定。《证券法》规定,公开发行证券,需得到证券监管机构核准。 《公司法》要求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不得超过50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为2到200人,一些法律界人士建议股权众筹平台遵循“避风港原则”,单个项目的投 资人不宜超过50人,这样既不会是股份有限公司,又不具有证券的性质,确保平台的安全。

李群林表示,目前所有的股权众筹网站实行的投资模式都借了有限合伙制的壳,即投资人先组建有限合伙企业,再整体入股创业公司,通过这种方式保证投资者人数不超出50人上限。

前述贷帮网推出的股权众筹模式则更为特别,其借鉴P2P模式,在股权众筹业务中加入了担保的元素,即:由推荐项目并对项目进行担保的天使投资人或机构作为保荐人,当众筹的项目一年之内失败,保荐人赔付全额投资款,保荐人即为担保人。

贷帮网日前推出的第一个股权众筹项目为深圳市袋鼠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该项目的保荐人是深圳市酬勤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该项目拟转让24%的股权,计划 募集资金60万元人民币,以每份3000元(占股权0.12%)的价格出让200份权益。这个项目比预设募集期提早了13天完成,可见众筹概念的火爆程 度。

极速膨胀的逻辑

今年2月底,拟设在深圳前海新区的全球首个兆瓦级分布式太阳能电站也通过和原始会的合作进行1000万元的融资,投资者只要出资10万元就可以成为上述光伏站的股东。

项目发起方招商新能源旗下联合光伏称这是“开创光伏电站融资的新模式”之举,但对于许多非专业投资者而言,专业门槛并不低,如这个行业的情况到底如 何、如何判断投资风险等待解,在其项目资料中,也仅简略提到“光伏电站行业投资大,现金流稳健,风险低,适合资产证券化”;对于投资的回报也语焉不详,未 明确10万元投资对应的权益,仅称将获得“财务模型对应的预期合理回报”。

不过,这并未影响到该项目顺利完成1000万元的众筹。“不了解这个项目的具体回报预期,估计很多投资者主要是看重项目发起方的背景。”一位天使投资人称。

尽管股权众筹目前只涉足早期天使投资,但众筹的资金规模也已远离了一般意义上的天使投资的资金规模,许多股权众筹达到了数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上亿元级别的众筹项目也开始出现。

以原始会为例,该平台正在筹集资金的项目共20个,其中有9个项目的募资额度超过了1000万元,比例接近一半,而这些项目还包括新华视讯手机电视 台融资5000万元的项目,该项目已接近完成,另外还有一个视频运营平台拟募资3000万元,目前也已有一定的投资。更值得注意的是,最“霸气”的是某治 疗仪技术项目则拟融资1亿元,而实际上,该项目的介绍资料连500字都不到,关于该公司的具体名称、团队情况等全部是空白。该项目中并未发现有任何的风险 提示字眼。

众筹网相关负责人此前曾介绍,自2013年12月28日正式上线以来,原始会已拥有500多个注册用户,300多个合格个人投资人,30多家专业机构,20多家投资基金,已上线60多个项目,完成融资达1亿元。

不过,其他股权众筹平台单笔交易的规模仍然较小,一般在几十万至500万元之间。据了解,股权众筹平台在协助项目融资成功后,会按照交易金额的2%-5%收取融资顾问费。截至今年3月初,天使汇对外公布的数据称其已经完成100个项目共3亿人民币的融资。

但业内人士称,许多众筹平台目前赚吆喝的成分更大,商业模式还在探索。

而在股权众筹概念持续火热的背景下,股权众筹平台自身的估值也水涨船高。以大家投为例,深圳创新谷合伙人余波称,在2013年3月以15万元购得大 家投15%的股份,这也是大家投的启动资金;此时,大家投的估值是100万元。随后,大家投以500万元的估值对外募资100万元,占20%股权。近期, 大家投完成第二轮众筹,以3000万元估值对外募资300万元,占10%股权。仅仅过了一年时间,大家投的估值就飙升了30倍!

众筹的火爆不只是估值的暴涨,还有对众筹公司的投资攻势。

天使客还没成立就已经拿到曾李青的投资,而在此后网站建设中也不断有投资人希望投资。“有些投资人是投了其他众筹平台比如天使汇,但认为华南地区市场仍然有空白,且曾李青原来是腾讯的创始人,所以会影响到很多腾讯系的创业者。”石俊称。

模糊的创新边界

然而,火热的股权众筹背后,却难掩模糊的金融创新边界。

相比于商品众筹,股权众筹更为敏感,募资额度、信息披露、资金管理、众筹项目的公司治理结构及投资人的投资回报难料、股份转让与退出等问题都是难以避开的“雷区”。

一般而言,风险投资本身就是风险较大的投资方式,早期投资的风险更大,在专业风投机构运作实践中,也存在投100个项目可能绝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仅有个别项目能带来不错的回报。而将风险如此之大的早期投资带到普通大众,其中隐含的风险不言而喻。

“不是所有的面向大众的集资行为都能称为众筹。”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教授黄震认为。他对国内众筹的发展状态表示担忧,他曾表示,国内众筹处于“三无”(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监管机构)状态。

由于我国现有法律的规定较严,众筹模式在形式上很容易压着违法的红线,国内众筹面临的法律风险主要包括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股票。

非法集资主要针对商品众筹,若众筹平台发布的项目信息不实或是虚假项目,在平台上归集投资者资金,形成资金池等行为则存在非法集资的嫌疑;若平台在投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资金池中的资金转移或挪作他用,更有导致“集资诈骗罪”的可能。

而股权众筹最容易触碰的法律红线便是非法证券活动。此前,有公司在淘宝网、微博等互联网平台向公众转让股权、成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这种行为已经被监管层明确定性为一种新型的非法证券活动。实际上,发行数额在50万元以上便达到了立案标准。众筹的监管亟待落地。

中国并购公会会长王巍表示:“众筹是一个自组织的资本市场,它是去中心化的P2P资本市场。众筹要建立很多公共的规则,要形成公约。”

今年年初,众筹的监管部门明确归属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今年2月,证监会在北京、深圳等地调研股权众筹,天使汇、大家投等股权众筹平台都曾接待过来自证监会的调研团队。

不久前,证监会新设创新业务部监管场外市场,监管众筹的政策制定团队初步显现,原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兼任创新业务部主任,副主任由原机构部副主 任王欧担任。而祁斌早在去年年初就开始调研股权众筹平台。行业都在观望着即将推出的众筹监管制度,期待“中国版JOBS法案”的出炉。

“证监会对股权众筹监管的焦点是在建立投资者适当性制度上,而这也是国外股权众筹平台上颇为常见的做法。”李群林表示。

目前国内的几大众筹平台上,天使汇与创投圈都实行了认证投资人制度,没有证券投资经验的个人投资者被禁止参与股权众筹。大家投提倡“全民天使”,人 人都可以做投资;爱创业也提倡“人人可以当天使”,未实行认证投资人制度,但项目只有得到机构投资人的认可后,个人投资者才可以进行跟投。

对众筹进行规范的美国JOBS法案规定:区分认证投资人与非认证投资人,并分别限制单个投资者在12个月内被允许投资于股权众筹类企业的投资额上 限。对于年收入或净资产低于10万美元的非认证投资人,JOBS法案设定的投资上限为2000美元,或年收入/净资产的5%,三者以高者为准。对于年收入 或净资产高于10万美元的认证投资人,JOBS法案设定的投资上限为年收入或净资产的10%,但最多不超过10万美元。

而王巍提出的众筹公约包含合格的投资人制度,他认为还应该有三个方面的控制:一、合格的筹集人,主要是控制质量,而且保证真实,防止诈骗;二是控制筹集的平台,要经过审查和安全保障,并且降低成本;此外,第三方监理人的角色也颇为重要。

“人人当天使的概念固然好,但在中国,信用体系不完善,众筹怎么保护投资人是个难题。”天使客创始人石俊称。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